s
产品中心

美国防部提出新的技术与采办组织结构方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02 10:57

  7月13日,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罕(Patrick Shanahan)签署备忘录,分别列出了国防部采办与保障副部长及研究与工程副部长两个部门的组织架构及职责。这两个办公室成立于2017年2月1日,由原采办、技术与后勤副部长拆分而成。

  7月13日,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罕(Patrick Shanahan)签署备忘录,分别列出了国防部采办与保障副部长及研究与工程副部长两个部门的组织架构及职责。这两个办公室成立于2017年2月1日,由原采办、技术与后勤副部长拆分而成。同2017年8月国防部发布的一份组织结构图相比,备忘录中的新版结构图出现了显著变化,特别是研究与工程副部长有关的部分。该备忘录长达17页,已提交国会,并向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做了汇报,最终方案有待国会批准,整个改组过程还需要一些时间。

  根据备忘录,研究与工程副部长的任务是聚焦未来,“作为国防部首席技术官,主要负责推进技术和创新。”该副部长下设一名副部长帮办,直接向其汇报工作,而其他所有下属机构均向副部长帮办汇报工作并受其监督;不设助理部长或助理部长帮办,所有下属机构均为局级。目前,研究与工程副部长由迈克尔格里芬(Michael Griffin)担任。

  直接向副部长帮办汇报的独立机构包括国防创新试验机构(DIUx)、战略能力办公室(SCO)、战略情报分析小组、导弹防御局和国防预先研究计划局(DARPA)。这份备忘录新设两个国防研究与工程局,分别负责研究与技术和先进能力,它们等同于助理部长级别,但官员任命不需要得到参议院的批准。这一细节反映了研究与工程副部长对高端技术的关注。研究与技术局下设5名助理主管,分别负责微电子、赛博、量子科学、定向能和机器学习;先进能力局下设4名助理主管,分别负责网络化指控与通信、太空、自主和高超声速。

  在这个框架下,格里芬作为一名监督者,确保项目成果不会过时,并把握长期的挑战和能力需求。他需要开展“技术风险评估”并向国防部长提出有关未来潜在问题的建议,包括在武器装备采办项目进行里程碑A和里程碑B决策前提出互操作性和赛博能力方面的建议。需要时研究与工程副部长也会对项目进行独立评估,判断其“在投资技术开发、系统开发或生产之前,是否正确地预想到能力的变革,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威胁、技术嵌入和互操作性,并在必要时进行部署。”

  采办与保障副部长保持原采办、技术与后勤副部长的大部分职能,组织架构也类似,该职位目前由艾琳劳德(Allen Lord)担任。该副部长同样下设一名副部长帮办,直接向副部长汇报工作,并负责监督其他所有下属办公室;而且设三个助理部长职位,分别负责采办、保障和核生化,这三条管理线下的具体机构已发生变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采办助理部长凯文费伊(Kevin Fahey)。7月16日,他透漏自己管理的部门将聚焦成为“赋能器”,而新设立的采办与保障副部长似乎也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该部门组织架构的另一个重大变化是工业政策助理部长帮办之前一直向采办助理部长汇报工作,现在改为直接向副部长帮办汇报,反映出工业基础对于国防部的重要性。该办公室名称将从目前的“制造与工业基础政策助理部长帮办”变为“工业基础助理部长帮办”,制造部分将转移到研究与工程副部长。小企业计划局未来将向工业基础助理部长帮办汇报工作。担任工业基础助理部长帮办的埃里克钱宁(Eric Chewning)透漏,他的办公室将更大程度地关注工业基础问题。“我们真的需要回过头来关注国防部工业政策的真正功能,解决未来将要面临的各种问题。”此外,能源、设施与环境助理部长已从图表中消失,之前向该助理部长汇报工作的三个助理部长帮办改为向保障助理部长汇报。

  在新组织架构图中,有四个机构直接向副部长帮办汇报工作,分别是联合快速采办小组、特殊项目局、战略/数据和设计局、国际合作局。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国际合作局的部分职能是否会落在研究与工程副部长那边,但备忘录指出劳德将负责监督国际技术的开发。备忘录还指出采办与保障副部长和政策副部长一起建立和管理“合作研发项目,并推动符合国家安全利益的国际合作研发项目的设立”。它还指示采办与保障副部长负责与北约的国际技术合作。

  备忘录列出的采办与保障副部长的权力与职责与之前预想的较为一致监督现有重大事项。此外也列出一项新任务,即建立和维持“国防部建模与仿真管理和行政架构”,以及领导建模与仿真执行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制定政策、计划和项目,以协调、调和并理顺国防部建模与仿真工作,包括国防部建模与仿真总体规划和投资计划。

  这份备忘录明确指出采办与保障副部长的组织架构在工业领域与大国竞争对手对抗和竞争的作用。备忘录称其“支持《国家防务战略》设定的目标,进行地缘经济分析和评估,以促进工业政策的发展,从而最大限度提高美国在大国竞争时代的优势,优化竞争策略。”